欢迎来访Www.Ggene.Cn,基因时代为生命科学提供源动力!

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二级
导航

传染病研究方阵领路人——302医院肝病生物治疗研究中心主任、全军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专业技术三级专家王福生

来源:科学时报 作者:黄显斌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9-29
摘要:王福生,男,1962年8月出生于安徽枞阳。1984年8月考入军事医学科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并入伍,1992年7月获医学博士学位,同年12月调入302医院工作。1996年2月至1998年8月赴美国纽约大学西奈山医学院 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现为302医院肝病生物治疗研究中心主任

王福生,男,1962年8月出生于安徽枞阳。1984年8月考入军事医学科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并入伍,1992年7月获医学博士学位,同年12月调入302医院工作。1996年2月至1998年8月赴美国纽约大学西奈山医学院 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现为302医院肝病生物治疗研究中心主任、全军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专业技术三级。担任全军传染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军病毒性肝炎和艾滋病防治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内外10余家著名杂志特约审稿专家或编委等职,曾被总后勤部评为“科技银星”和“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三等功2次。

他,集众多学术职务于一身:国家重大基础研究计划(973)首席科学家,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中华医学会理事,中国免疫学会感染免疫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免疫学会副理事长,中华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专家,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973”项目免疫学科评审专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生命科学部评审专家。

他,集众多科研成果于一身:先后主持国家“973”首席科学家项目、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国家传染病重大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课题等40余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课题,并在部分研究领域填补了我国乃至世界的空白;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中华医学科技一等奖1项,军队医疗成果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他笔耕不辍,撰写发表了300多篇具有理论指导和实际应用价值的论文,其中70余篇被SCI收录,影响因子总和超过350分(其中作为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的论文影响因子总和为300分),特别是在《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Gastroenterology》、《Blood 》、《Hepatology》等国际著名刊物上发表了多篇论文,论文被他人引用达1000余次。

他,就是解放军第302医院肝病生物治疗研究中心主任、全军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专业技术三级专家王福生。

王福生从小就向往军旅生活,对医学情有独钟。1984年,王福生从安徽蚌埠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免疫学专业,攻读硕士学位。1989年他师从吴祖泽院士攻读博士。多年的学习和实践,使他终身受益。他说:导师勤奋严谨、求实创新的治学风格,是自己从事科学研究的典范;导师言行一致,勇于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磊落胸襟,是自己为人处事的楷模;导师脚踏实地、精益求精的工作作风,是自己勤勉工作的榜样。

1992年,王福生来到302医院传染病研究所工作后,陈菊梅、皇甫玉珊、汪承柏等老一代德高望重的专 家教授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脚踏实地的职业操守及无私奉献的人生追求,深深震撼着王福生的心灵,使他献身传染病事业的信念得到了又一次升华,王福生明白了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要想无愧于他的事业,必须具备怎样的品格,付出怎样的代价。于是,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像他们那样做人、做事、做学问,把“皇甫精神”发扬光大。

1996年2月,受院党委派遣,王福生赴美国纽约大学西奈山医学院 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仅半年时间,他就获得了该大学年度优秀论文奖,并作为5位代表中唯一的中国人在科技大会上作报告。由于留学期间工作和科研比较出色,纽约大学导师高薪聘请他留美工作,尽管物质待遇优厚,工作条件优越,但他还是婉言谢绝了。1998年7月,他携带自费购买的国内紧缺试剂和实验设备回到了祖国,一头扎进他所钟爱的军队传染病防治事业。当时,研究室的课题几乎贴着清一色的“院内”和“军内”标签,唯一的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还是他出国回来后申报的,其他国家级课题一个都没有;发表的文章也都没走出国门,仅有的两篇英文文章也是他自己在美国学习期间发表的;科研经费捉襟见肘;仪器设备陈旧落后。用“一穷二白”来形容当时的情况一点都不为过。怎么办?他如实上书院党委,很快得到院领导答复:从人、财、物方面全力支持!当年年末,院里就划拨30万院启动资金。此后不久,医院又通过科企联姻的方式,与某高科技公司签订协议,为研究室获得风险投资数百万元,这笔钱成为王福生淘到的“第一桶金”。于是, 他制定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并将它分解为两个阶段:“第一次创业”和“第二次创业”。前一个阶段,三年实现,叫做“一年打基础,两年见成效,三年大发展”;第二个阶段,要达到出成果、出经验、出人才的目标。沿着这一设定的目标,研究所(室)逐步走出困境,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近年来, 王福生本人先后应邀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哈佛大学医学院、麻省理工医学院、德国柏林大学、日本东京大学等20多所世界知名大学和医疗研究机构,以及国内病毒性肝炎和生命科学领域大会、亚太地区肝病年会等国际性会议作学术交流和报告100多次,为中国人争得了荣誉。

王福生深知, 在我国, 慢性乙肝正在严重危害着人民的健康,而当前慢性乙肝的治疗现状却是:抗病毒药物不能彻底清除病毒、容易产生耐药性并易复发,临床治疗费用高;而慢性乙肝之所以难治,主要与其发病机制还不清楚、临床缺乏预测疾病转归的免疫学指标,未建立有效规范的免疫治疗方法等背景有关。因此,王福生回国后,把我国慢性乙肝临床治疗面临的这一难点作为科研攻关的重点。为阐明乙肝免疫致病机制并在理论上获得突破,同时研发新的治疗技术以优化现有抗病毒方案,12年来,他以免疫细胞治疗为切入点和方向,在国家“973”项目、国家杰出青年基金等13个项目的资助下,带领课题组全体同志利用临床上对患者实行“一体化”管理的机制优势和国家级实验平台这一硬件优势,对大样本乙肝人群进行了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突破了一批乙肝临床免疫学研究、诊断和治疗的关键技术,并取得了一系列带有原创性、实用性和先进性的研究成果:发现了三种免疫细胞及相关的分子变化可以预测乙肝的转归;通过对4076个病例进行系统分析,提出了我国乙肝人群T细胞和DC亚群参考值范围,填补了国内外空白;提出的抗病毒治疗“爬坡假说”,是本领域国际上的一个创新的理论,可以用来优化治疗方案。

多年来,王福生及其团队在国际上率先完成了CIK细胞治疗慢性乙肝的临床试验,第一个获得CIK细胞临床治疗批文。CIK细胞治疗作为一种新型生物治疗手段,目前治疗肝病患者近千例,安全性达100%,整体疗效达到国际先进、国内领先水平。围绕这项研究成果,王福生团队先后发表SCI论文30篇,总影响因子150分,被引用400多次。12年来,研究所还举办大型学术会议6次、全国和全军学习班5次,培训达1000多人次。他们的研究成果被应用于我国CIK细胞治疗肝病的行业规范和技术标准,部分发现和理论编入了医学院教材。此外在获得了总后卫生部和美国临床研究批文的基础上,他在国际上率先开展并完成了人间充质干细胞(MSC)治疗的肝衰竭和肝硬化临床研究,安全性好,疗效突出,特别是可以降低肝衰竭患者死亡率。同时开展了干细胞治疗艾滋病临床研究等,这些都是他的团队近年来取得的重大临床研究进展。

伟大的事业催生着伟大的热情。“任何一项科研成果的取得,除了个人努力之外,更重要的是集体的智慧和力量。我们研究所就好比是一条船,只有每一名员工同舟共济,我们才能驶向胜利的彼岸。”王福生如是说。王福生领导的传染病研究所和肝病生物治疗中心,就是这样一个团结协作、集智攻关的坚强团队。12年的科研之路,他们虽然也曾经历过艰难和曲折,但大家从未有过丝毫的懈怠和退却,而是矢志不移地坚持、坚持、再坚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不计名利得失,没有怨言,没有内耗,相互支持,互相鼓励。为使研究所这个科研团队更具后发优势,近年来他创造性提出培养研究型医生的要求:做到三心(对病人同情心、对事业进取心、对工作责任心)、二艺(实践上拿得起、放得下;理论上掌握前沿理论知识)、四能力(管理能力、科研能力、沟通能力、团结协作能力)。王福生特别重视培养年轻人,他经常鼓励大家说:“你们年轻,只有今天努力工作,明天才能有所作为、有所成就。”但他深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缺点,领导要知人善用,要善于发现利用优点,同时还要量材而用,扬长避短,把每一名同志放在他最适合最擅长的位置。特别让王福生感到自豪的是,如今他已培养出了一支富有创新精神、临床和科研复合型的优秀团队。他先后招收 和培养博士生37人、硕士生36人、在站博士后2人,他们在科研工作中发挥了顶梁柱的作用,并且在国内外本领域内显示出较强的竞争力。群体人才的这种后发优势,成为了王福生努力前行的不竭源泉。

科学研究本来就是一个既充满艰难险阻,又孕育着无穷喜悦的过程,既需要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同时也要做出应有的牺牲。提起科研工作经历,王福生虽然轻轻几语带过,但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长期以来,为了攻克一道道科研难关,王福生起早贪黑,加班加点,常常是白天进行实验研究,晚上挑灯夜战,整理科研论文,除了外出参加学术活动,基本上都过着实验室、家和办公室“三点一线”的生活,有时真是到了通宵达旦、废寝忘食的地步。每当国内外专家学者来所里研讨课题时,为了争取更多时间进行学术交流,面包、盒饭、速食面成了他的家常便饭。王福生之所以能这样一心扑在工作上,是因为他有一个“贤内助”,妻子承担了全部家务和教育培养孩子的重担。每每谈及这些, 王福生总是动情地说:“作为妻子,她付出了她的一切。当我苦恼时,她尽量开导我,使我从中解脱;当我碰到困难时,她鼓励我不要退却;当我沉浸在成功的欢乐中,她与我分享,第一个祝贺我,也第一个给我泼凉水;我有什么新的想法,她是我的第一个听众,与我一起讨论。如果说我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成绩的话,这军功章的确有她的一半!”

就在这篇文章快要完稿时,耳边接连传来关于王福生的喜讯:总后批准王福生为总后院士后备人选;王福生当选为全军传染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王福生领衔的《人体免疫应答影响乙型肝炎临床转归及抗病毒疗效的研究》项目,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军队医疗成果一等奖和中华医学科技一等奖。这既是王福生的自豪,更是302医院的骄傲!所有这些,是对王福生及其课题组最大的认可和奖赏。王福生欣慰地说:“一名科技工作者的最大幸福,就是研究成果能被用于实践并产生效益,而不是成绩本身和发了多少文章。”毋庸置疑, 科学研究是一件单调、艰辛的事情,需要持之以恒的耐心和勇往直前的毅力。王福生就是这样一个甘守寂寞、潜心耕耘的人。目前,他率领团队正在开展临床干细胞治疗艾滋病、肝硬化和肝衰竭的临床应用,相信不久的将来即可应用于临床,造福于更多的患者。

作者:黄显斌

最火资讯

Copyright 2008-2015 Powered By Ggene.Cn.
鄂ICP备15005758号-1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