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Www.Ggene.Cn,基因时代为生命科学提供源动力!

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二级
导航

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听院士怎么说

来源:环球科学/丁家琦 作者:编辑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8-31
摘要:国内合成生物学的路,一开始就走偏了。 很多大学的生物系不是在做education,而是在做de-education。 用现在的方式培养出来的生物学家来推动21世纪的科技革命,那差得太远。 北京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欧阳颀以直率、敢说著称,但他的这些犀利评论,不能说不

“国内合成生物学的路,一开始就走偏了。”

“很多大学的生物系不是在做education,而是在做de-education。”

“用现在的方式培养出来的生物学家来推动21世纪的科技革命,那差得太远。”

北京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欧阳颀以直率、敢说著称,但他的这些犀利评论,不能说不是反映了国内该领域科研和教学的一些现状。出身清华大学化学系,现在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做生物学相关研究的他,在系统生物学与合成生物学研究方面都走在中国乃至世界前列。

近期,他受“未来论坛”之邀,在中国科学技术馆做了一场题为《科学、科学家和科学前沿》的主题演讲,讲座结束后,《环球科学》就合成生物学研究、科研和教育等方面的问题,对他进行了专访。

 

欧阳颀院士在讲座上。图片来源:未来论坛

“合成生物学主要的观点,就是用理性设计的方法来创造或改造生命体。”

《环球科学》:我们一直非注合成生物学的发展,在近十年来该领域也取得了非常多的进展,像人造生命、合成酵母染色体等,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成果。但是,从公众层面来讲,很多人对这门学科了解还不够,能不能首先介绍一下合成生物学及其要实现的目标?

欧阳颀:合成生物学大概是在2000年左右出现的。合成生物学主要的观点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可以用理性设计的方法来创造或者改造生命体,以为人类服务。在当时的情况下,合成生物学有三个主要发展方向:

一个方面是基因合成,比如美国科学家文特尔(J.Graig Venter)合成了病毒、合成支原体的基因组,现在中国也参与合成了酵母菌的染色体。今年又有一些科学家开会说要合成人类基因组,这引起了很大的恐慌,后来科学家解释说不是合成人类基因组,而是研究人类基因组。实际上,我们合成基因组,摸索出合成基因组的最佳方法,并了解合成条件和成本,实际上也是在为以后的合成生物学做准备。这是合成生物学的一支。

 

“科学狂人”文特尔。图片来源:www.handsthatshape.com

另外一支就是以凯斯林(Jay D. Keasling)为代表的,对生物的代谢系统做改造,让生物产出原来不产的东西,这方面的比较典型的工作有两个。一个是凯斯林的代表作——合成青蒿素前体。青蒿是一种植物,之前为了得到青蒿素,我们必须种青蒿,然后提取,屠呦呦因此获得诺贝尔奖。凯斯林所做的,就是用细菌去大量生产青蒿素前体。他一直在做这个,自称花了2000个“博士后年”才把这个东西做出来,最终真的能用酵母菌产生青蒿素前体了,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最近一个是有位叫斯莫尔克(Christina Smolke)的研究人员用酵母菌生产可卡因,她这个研究也是在对生物的代谢系统做改造。

第三条路,就是从理性设计的角度出发来重新搭建生物,即用可预测的方法来从下到上地构建一种生物。类比到电子工业,电子工业的基础元件是三极管,在三极管的基础上搭建逻辑门,在逻辑门的基础上再来搭建模块,在模块的基础上再发展计算机网络等等。那么,生物学上有一部分人就想用电子工程的设计理念来搭建模块,这是我主要从事的工作。目前的情况,可以基本上说有些元器件可以做到定量运算了,对于简单的逻辑门,我也可以做到定量运算,但再往上就不行了,这是目前的程度。国际上现在也是这个程度,可以说在这方面,我们和国际上处于同一水平。

《环球科学》:如果拿一天24小时作类比的话,24时表示学科已经发展得比较完全了,那么合成生物学现在的发展程度相当于什么时刻?

欧阳颀:凌晨四五点钟吧。就是说,我们还没有掌握合成生物学所需的基本方法,对这门科学的内在规律的掌握还不是很完善,但是我们已经积累了经验。在原核细胞中,在今后10到20年内可能会实现定量操作,也就是说,设计和生产能够实现分家。

《环球科学》:现阶段合成生物学的发展存在瓶颈吗?瓶颈是什么?

欧阳颀:瓶颈在系统生物学上。怎样定量预测一个像细胞一样的复杂系统的运动规律,这个我们做不到。这不是合成生物学的任务,是系统生物学的任务。系统生物学做的主要是科学上的事情,主要关注生命体的运动规律是什么;合成生物学的主要任务是我怎样用这些规律来设计一个生命体或者改造一个生命体,来完成我们希望它完成的任务,主要是工程方面的。

 

“国内合成生物学的路,一开始就走偏了。”

《环球科学》:上述工作大多是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做的,那么国内的合成生物学有何进展呢?

欧阳颀:国内合成生物学是从七八年前开始的,可能还要更早些。虽然开始的时间和国际上相差无几,但是一开始这条路就走偏了。

为什么呢?因为以前没有多少人在做合成生物学,更没有多少人知道合成生物学的精髓是什么。对于合成生物学的先导项目,国家给了一大笔钱,一部分给了做结构的,另外1/3到2/3给了做代谢工程的。给了这些领域的科学家之后,他们基本还是用传统的方法来改造细胞,很少有合成生物学的意思。所以,虽然现在国内的合成生物学看起来有了很多成果,但很多都只是酶工程、代谢工程、微生物工程方面的工作,这只是一条路,也就是凯斯林走的那条路,但是凯斯林也提倡理性设计。所以我认为合成生物学的路在中国从一开始就走偏了,合成生物学基础研究明显不足,我实际上一直在纠偏。

那么合成生物学在中国是什么状况呢?从我刚才讲的可以看出,我们与世界顶尖水平的距离还有扩大的趋势。

《环球科学》:是因为路走偏了所以差距越来越大?

欧阳颀:至少有一部分不理解合成生物学的人占了合成生物学的资源,所以我对中国的合成生物学是担忧的。

《环球科学》:在中国,真正在做合成生物学的有哪些团队呢?

欧阳颀:我的团队算一个,我是研究基本问题的(我也不需要多少钱,不给我合成生物学的钱我也可以做)。另一个是赵国屏院士,他是真正做了一些事情。我认为他做的最值得称道的事情是做了一个信息平台,可以把世界前沿的合成生物学资源及时介绍到中国来。另外,他还想建立一个合成生物学的元件库,但还不是十分成功,当然,他自己也做了很多基础的东西。还有邓子新院士,他在代谢系统基因模块化方面有独到的工作。

清华大学的陈国强也在用合成生物学的理念来改良他的细胞。他主要是用细菌来生产一种工程塑料前体,这是一种很重要的材料。外界的评论也认为,陈国强做的研究最像合成生物学。另外就是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的娄春波,他是我的学生,他在研究一些基础问题的同时,也关心合成生物学成果的转化。

作者:编辑

Copyright 2008-2015 Powered By Ggene.Cn.
鄂ICP备15005758号-1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